物流新闻

首   页 综合物流 企业黄页 物流商品 GPS运营 招聘信息 人才市场 物流新闻 人才新闻 会展信息 物流期刊 货物运输 行业资讯 投资理财
物流培训 咨询内训 专题在线 论文荟萃 经验案例 网上书城 船期在线 贸易手册 物流政策 物流知识 环球气象 火车票团购 环球文摘 物流论坛

物流新闻>>国际新闻

对美司法部突袭班轮公司的认识

环球物流网(http://www.global56.com)   发布时间:2017-3-29
告诉好友发表评论查看评论打印本篇进入论坛 【字体:

  绝顶思维 谢燮

  1、美国司法部突袭班轮公司

  3月15日,美国司法部发垄断调查人员突袭在旧金山举行的全球集装箱运营商理事会会议现场,并向与会的全球主要班轮公司首席执行官或高管发出调查传票。收到传票的承运商被告知,必须在4月下半月巴尔的摩举行的大法官听证会之前递交有关信息。之所以有此行为,据说是为了保护美国的海运服务提供商和托运人的利益。

  长久以来,人们看到班轮公司的大块头,总是以“有罪推定”的思维方式认定其垄断。尤其是,这些大块头还在搞航运联盟,那么作为货主或者海运产业链的其他环节,是不是更加没有活路了?为了打消顾虑,政府这只闲不住的手就开始忙活啦。那么,班轮公司是不是真的垄断了?

  2、航运联盟具有合理性

  从航运市场的供需来看,航运联盟虽然比单个班轮公司单打独斗的规模要大,但仍存在来自其他联盟的竞争,而且每个联盟内部也是独立制定价格,相互之间的竞争并没有消除。总体来看,价格始终受供需影响,通过航运联盟提升市场集中度并没有改变航运市场的基本面。

  在当前航运市场供给远远大于需求的背景下,控制成本是航运公司的不二选择,为规避监管而产生的不同形式的航运联盟正大行其道。从历史上来看,并没有证据表明航运联盟能够滥用市场地位和施行垄断运价。船舶大型化趋势的不断推进,使得航运联盟将成为班轮运输业的新常态。

  航运联盟不会垄断定价。从市场格局看,国际集装箱运输市场将形成几大联盟。任何一个联盟都不能垄断定价,因为还存在其他联盟的竞争。而且,在联盟内部,几家公司各自定价,不同公司由于成本构成不同所采取的定价策略也不同,因而无法形成一致性的价格。总体来看,价格始终受供需影响,在当前运力大幅度过剩的市场环境下,看不到因为联盟而形成涨价的可能,航运联盟只能从降低成本上获得竞争优势。同时,航运联盟使得航运运行效率提升,提高了舱位利用率,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市场运力过剩,因而短期来看只能使总体运价下行。长期来看,联盟使得船东购船的意愿下降,对未来运价向上具有正面作用。有人说联盟在运行成熟具有垄断力后,就有可能涨价。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看不到涨价的可能。一旦涨价,市场份额就可能流失,因为竞争对手都在虎视眈眈。如果某一天真的涨价成功,那也不是垄断造成的,而是市场供需关系发生了逆转。联盟因降低成本所获得的收益一部分让渡给货主,也就是降价,一部分成为自己的收益。

  航运联盟不会引起不公平竞争。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几大航运联盟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市场空间,小型航运公司可能被挤出三大主力航线。但由于航运联盟为货主提供了价格更为低廉、覆盖面更加广泛、班期更加密集的服务,属正常的市场竞争法则,完全看不到哪里有不正当竞争的痕迹。每家船公司的定价由诸多因素决定,最终都要由市场检验,通过市场获得竞争优势,价格行为的涨和跌没有那么多价值判断。航运联盟和船舶大型化使得枢纽港口的节点减少,支线运输的空间加大,这是未来小型航运公司的生存空间。市场的法则是优胜劣汰,而不应是在正常的竞争中失败后借政府的反垄断法来反击。

  罗纳德.科斯曾说:“我被反垄断法烦透了。假如价格涨了,法官就说是‘垄断定价’;价格跌了,就说是‘掠夺定价’;价格不变,就说是‘勾结定价’”[i]。从国际经验看,对垄断的指控往往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完全找不到内在一致的逻辑性。(本节摘自《变革水运》第65-66页)

  3、集运市场的现实也不支撑班轮公司垄断

  最近几年,航运联盟愈加大行其道,而我们看到的市场运价却并没有因为航运联盟而得到支撑。去年中欧航线的最低运价已经降到了200美元/标箱,这如何证明班轮公司垄断市场?有人说,它们可能通过降价占领市场份额,等到市场份额足够大的时候,就能够垄断定价了。暂且不论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但这仅仅是一种猜测,猜测难道都能够拿来作为班轮公司垄断的证据?政府监管正在由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转变,等到它们真的将垄断变成了现实,被抓到了把柄,再打击它们也不迟。

  此次美司法部的突袭,目的是要杜绝班轮公司之间的运价串通。这种串通,即便暂时达成了一致,最终还要看能否执行。市场是试金石,马上就能够检验的出价格串通是否行得通。面对舱位的大量空余和不断被催的债务,什么样的价格联盟都会土崩瓦解。班轮公司总在一些特定的节点信誓旦旦要涨价,但往往会向现实屈服,市场不支撑的涨价都是徒劳无功的涨价。每家班轮公司不断造大船试图垄断市场的时候,却恰恰让市场的供给过剩越来越严重,并反过来伤害班轮公司。

  从未来看,政府的监管也应与时俱进,让第三方机构发挥作用,积极搭载互联网+的监管模式,构建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同时,要相信市场,给市场机制以充分的信任,“放手”和“松手”比“动手”更重要,因为政府往往不知道该向谁“动手”、如何“动手”以及“动手”的度在哪里。

  [[i]]薛兆丰. 经济学通识(第二版)[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

  作者:谢燮,供职于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长期从事水运战略、政策和经济等方面的研究,在水运战略、水运政策、航运服务业、邮轮经济等方面具有研究积累和独到认识,正在探索水运长远发展趋势与水运变革。


黄金广告位,帮助企业获取更多订单,在线订购热线>>>



 

欢迎企业此处推广!联系我们

环球物流网域名:www.global56.com  [环球英文单词56.com]
Copyright ©www.Global56.com All Rights Reserved.1999
  ICP05032419